鱼嘻嘻嘻

《J》购买链接看这里

你的秘密:

朱星杰中心向同人《J》TB预售链接如下:


【购买链接】【10月26日18点准时开售】


【购买链接】【10月26日18点准时开售】


【购买链接】【10月26日18点准时开售】


【购买链接】【10月26日18点准时开售】


重要的地址放四遍


可提前加入购物车


拍下后不需提前确认收货




不出意外的话确定是不会二刷的,我应该也不会再出这个CP相关的本子啦,搞偶只此一本。


出本对于老年人来说实在太费时费力了......



胡言乱语×1

哥哥以前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学过钢琴,有艺术气质,后来家道中落,在孤儿院生活过一段时间后被别户人家领养。

因为以前的事情和在孤儿院的经历导致哥哥有点孤僻,不爱和别人交流,别人看哥哥长得小凶也不敢接近他。到了新家后被可爱的新弟弟justin 天天缠着,哥哥,哥哥地叫。

哥哥以前没当过哥哥有点不知所措,就对弟弟百依百顺,在宠弟弟的时候自己也被治愈了,哥哥也比以前阳光了不少。

现在唯一值得我张开眼睛的事情就是秘密老师更的文

我们度过的每个日常,或许就是连续不断发生的奇迹——《日常》 ( ¨̮ )

文素感谢@摘纪录 

立下flag.明天开始好好做人不要原地踏步了

两小无猜

貳貳捌:

對號入座真的是太好看了 但每次用手機看的話 每次都會出現Bug突然閃退 sad...所以到現在都沒看到完整的 嗚嗚 我去上電腦了


ZEBRA:



《对号入座》番外




 




#从前




 




正文:




对号入座(1-6)




对号入座(7-12)(完)




 




番外:




鞋带




一千零一夜




小心眼和坏脾气




黄金两小时




两小无猜




(番外不分前后顺序)




 




-




 




zebra




 




 




张艺兴四岁,朴灿烈三岁。




 




抢东西抢不过闹了好一会儿,张艺兴倒没真跑去告状,只是两个孩子回家从楼梯下面冒出来,家长看这情况也知道发生了事了。大人们站在门口搂着三两步跑到身后的孩子,见两个小屁股都不做声,面面相觑。




 




朴爸爸笑得和蔼,好声好气的问张艺兴是不是受朴灿烈欺负了。张艺兴不自觉攥着自己妈妈的衣服躲在身后,露出半张脸半个身子不答话。他怎么说也是个哥哥,昨天才搬过来他们两家人打招呼的时候知道的,怎么也不能弱了气势。




 




朴灿烈站在自己爸爸旁边,天真坦然。




 




张妈妈随即摸了摸自己孩子的头,劝他跟弟弟和好。张艺兴缩着下巴看看对面的一大一小委委屈屈的,又再看了朴灿烈一眼,他才点点头。“嗯。”




 




第二天再下楼去玩,简陋的游乐区朴灿烈早待在那了,糯米团子蹲在地上手里不知道在摆弄什么,好像是听到动静了转头看过来。糯米团子一定是没有馅的,干干净净。




 




初春温温暖暖,微风和煦,那双大大的眼睛擦过阳光闪过来,一眨一眨,亮亮的。




 




看着努了努嘴,孩子王大手一挥,算啦。




 




 




张艺兴十岁,朴灿烈九岁。




 




两个孩子做冰淇淋交易的时候被张妈妈抓个正着。张妈妈见朴灿烈把手里的冰淇淋给了张艺兴就奇怪了,怎么只有一根冰淇淋啊,两个孩子还非常坦然。




 




“他输给我的。”张艺兴拆开包装直接把冰淇淋往嘴里一塞。




 




张妈妈见他这幅表情有点想笑,她转头就想跟朴灿烈说阿姨请你也吃一根,朴灿烈那小人精跟知道她会怎么做一样,两手握着书包带特别乖巧的一笑。“不用了阿姨我不吃。”




 




然后朴灿烈就转身窜回自己家了,张艺兴跟在妈妈后头自顾自回了房间,三两下吃干净冰淇淋,把剩下的木棍随手塞进玻璃瓶里。玻璃瓶里已经有五根冰淇淋棍了,他的战果。




 




夏天男孩们晃着胳膊和腿到处跑,黏在地上也不怕脏,顶着太阳热出一身汗。




 




他们这群几乎每天都要比赛弹珠,别人张艺兴和朴灿烈不管,只要他俩输给对方了,那输了的就得请赢了的吃冰淇淋。张艺兴这会儿捧着脸看那几根冰淇淋棍,暗自佩服了一下自己。




 




小男生们上课的时候不愿意听乌七八糟天书一般的科学,就偷偷摸摸在抽屉里磨弹珠,把光滑的小玻璃球磨出沙沙的质感,丰富自己的装备。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但就是会觉得这样更厉害。




 




这天他们课间打弹珠时,朴灿烈伏在地上观察局势调整进攻,结果一个不小心,风一动人一动手一歪,面前的弹珠意外滚到自己嘴里,他吃进去了。




 




猛地一下立直了,他伸手卡着自己脖子嘴巴无作用的吐着,一脸痛苦。张艺兴被吓到着急忙慌的跑过来。




 




“朴灿烈!朴灿烈!”




 




老师被喊过来朴灿烈立马就送医院了,闹了大半天总算是把弹珠取了出来,朴妈妈担心得很气急了禁止朴灿烈再碰这种玩具。




 




朴爸爸倒无所谓,觉得她小题大做,这就是个意外,男孩子是得跌跌撞撞磕碰着长大的,他回头就跟在待在那窝着有点沮丧的朴灿烈说,回头爸爸给你买一盒新的。安安静静坐在那的朴灿烈抬头看向自己爸爸,灰暗的眸子一下就亮了。




 




吃一堑长一智,这个道理在无所畏惧的小男孩身上并不适用。




 




张艺兴照常放学回到家,听妈妈打电话说朴灿烈已经好了,弹珠不会在他肚子里生根发芽长出小弹珠来。他沉默着看向自己书桌上那个塞了冰淇淋棍的玻璃瓶,想了一想最后把棍子全部抽了出来。




 




朴灿烈他们回到家后,张艺兴抱着一个塑料袋敲开了隔壁的门。




 




八根冰淇淋棍就有八根冰淇淋。




 




他把塑料袋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推到朴灿烈面前,全数给朴灿烈。“这我拿零用钱买的。”




 




话不用多说,这就是请朴灿烈吃冰淇淋的意思。朴灿烈看看他,伸手从中间一拨,一人四个。




 




“来比赛。”他冲张艺兴一仰下巴,接着就拿起根冰淇淋拆了吃。




 




比赛开始他们来劲吃得急,一个两个手不停,冰淇淋冻得牙齿疼。




 




 




张艺兴十四岁,朴灿烈十三岁。




 




初中男生都喜欢干什么,游戏,动漫,玩闹,逃课。




 




体育老师有事不在这节课换自习,班主任也要开会管不上他们,几个男生就蠢蠢欲动坐不住了,听说旁边不远的球场有比赛,他们便计划逃课去看。




 




张艺兴是被朴灿烈拉出来的,那个人玩心很重,别人想法一说他就来了兴致,还叫上张艺兴一起,几句话把人说服了。现在轻轻松松翻上墙往下一跳,踩在落叶堆里,轻轻松松安全落地。




 




朴灿烈回头一看,跟在他后面的张艺兴爬上墙后倒不动了,看着地下挺犹豫。看着偷偷一笑,朴灿烈立马上前半步,“别怕”和“没事”这样的话也没说,直接张开双臂。“来来来,我接着你。”




 




张艺兴听着就不乐意了。“你走开,我不用你接着。”




 




没好气的把底下迎接他的朴灿烈喊走,凉凉的秋风轻轻溜过,高处不胜寒啊,张艺兴吸吸鼻子,往下一跳。




 




掐着时间回到教室,朴灿烈在门口观望一番后正要迈脚进去,呼出口气还挺得意。




 




“安全上垒。”




 




张艺兴却在旁边看着他小声嘀咕。“安全上垒个屁啊。”




 




朴灿烈一听瞄过去,见到张艺兴的眼色回头一看。啊,班主任。




 




 




张艺兴十九岁,朴灿烈十八岁。




 




节气,大雪,窗外却安安静静的。




 




一个周日。朴灿烈出门时张艺兴正好在家门旁边,听见动静便开门去看,问他上哪。他妈让他去超市买点东西,朴灿烈表示自己打算再买点吃的喝的,晚上有比赛,张艺兴满口答应,还把自己家贡献了出去,张妈妈不在家,他们能战个通宵。




 




也不是要光看球赛,时间早点打游戏,时间晚点看电影。




 




朴灿烈一个星期零两天前刚满十八,那天晚上闹了个痛快,虽然成年之后也并没有太明显的不一样,他专门拿着自己的身份证上网吧走了一圈,除此之外真没太多特别的。身边又没有什么弟弟妹妹可以端起架子欺压。




 




这会儿他们逛完超市拎着塑料袋往外走,朴灿烈忽然感慨了句。




 




“我能预见我的中年生活了。”走走路买买菜什么的,然后跟街坊邻里聊天打招呼。




 




张艺兴回头瞥瞥他,评价。“你婚后也就这样。”




 




接着又说。“大校草。”




 




用字有点用力是在强调什么,朴灿烈没理他刻意的揶揄。年轻时再风华正茂再光鲜,总有被打回和市民群众同样起点的时候。




 




免不了俗。




 




走出超市外面却下起雨了,淅淅沥沥的细雨,不吵闹却密密麻麻。夜幕降临,能看见借灯光投映反射出来丝丝的光线,落在地上小小的一圈。




 




进超市前也没下雨,天倒是有点阴,张艺兴看了一圈,这雨静静的没有要下大的意思。




 




“这雨下不大的。”




 




“等等吧。”




 




要真不停或者下大了,再跑去车站也不迟。




 




雨带来了仲冬的寒冷,湿湿嗒嗒窜进衣服里好像要侵入骨头,张艺兴往衣领里缩了缩脖子,门口这块站了几个人,都是等雨停的,他和朴灿烈挪了挪地方。




 




超市里的背景音乐里也传来窃窃的雨声,声音不小门口听得真切,一首《命中注定》才开了个头刚刚唱到第二句。




 




“你说人和人有一种缘份,很像晚风轻轻吹拂街上人们面容那么轻松。”




 




张艺兴对上节奏也跟着音乐唱了起来。“你让我相信有命中注定,你问我雨后可有彩虹。”




 




“这大晚上的不会有,别唱了,扰民。”嫌烦的给人拆台,朴灿烈皱起眉存心打击这人,张艺兴声音不大,其实还唱得挺清亮温柔。




 




张艺兴不理他,这下咧了嘴更来劲了,故意冲朴灿烈仰着头跟上音乐继续唱。“人的心中都有个孩子,特别容易和纯真接近,奇怪的是地球几亿几千万个人,我特别想你。”




 




听着音乐边晃脑袋边笑,轻松自在的,还要跟着重复一遍。




 




“我特别想你。”




 




朴灿烈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他。




 




走走路买买菜,跟发小打打嘴炮。




 




南方的雪还得再迟点才下。这里还偏爱下雨,冲刷出的安静阴凉。温度虽摆在那,但气候傲人还是冷的,张艺兴出门一向随便,套了个外套就安心了,这会儿脖子露在外面好不酸爽,也不能一直缩着躲着。张艺兴没戴围巾,朴灿烈是戴了的。




 




他瞄了旁边的人一眼,厚实的围巾裹着看上去挺温暖。接着就张口了。“朴灿烈,我冷。”




 




这话说得一点感情没有,朴灿烈一下听出他什么意思了,嗤笑一声,斜着他无话可说。“自己不戴围巾,现在来觊觎我的了。”




 




你冷就冷呗反正冷得不是我。




 




“我们锤子剪刀布吧。”结果张艺兴提议。




 




得,朴灿烈还真跟他比,一次决定胜负,这一手下去,围巾就不再在他脖子上裹着了。




 




“赢啦。”张艺兴碰巧赢了个轻松,他接着仰起头冲朴灿烈大大方方露出脖子,吩咐。“伺候着。”




 




朴灿烈看着这人溜溜转的眼睛和撇起的嘴一脸得意的样子只觉得好笑。“把你懒得。”




 




认命把围巾取下来,朴灿烈摆弄下围巾调整位置,转过来面冲张艺兴握着围巾绕到人脑后,手动着一圈又一圈给人裹住了。




 




他看着挂着笑表情丰富的张艺兴,和自己抬手时手臂在张艺兴脸上投下的阴影,双臂间的张艺兴脸被遮了光,眸子和嘴角却是亮的。心下莫名跳出奇怪的感觉。




 




不动声色的放下手,朴灿烈偏过头观察雨势,就见余光里的张艺兴无意义的乱晃。




 




怎么回事居然有点想亲他,成人的烦恼吗。




 


【归档】All星相关合集(已修正错误链接)

无舟:

作者的话:小号之前脑子瓦特了填写了手机号,所以被我注销了。因为什么CP都有所以相关tag是打全的,sorry。不要转载和上升蒸煮。




***********




01.鬼星


饿(G)


饿(外一篇)(NC)


昨日我从清晨开始等待(A!鬼/O!星,坑,NC)


- DAMN.(短篇集)


   01. BLOOD.(G)


   02. YAH. (G)


   03. DNA.(R)


   04. ELEMENT. (G)


   05. LOYALTY.(NC-17)


   06. PRIDE.(R)


   07. XXX.(NC)


   08. LUST.(上)(中)(下)(双A!,NC-17)


   09. FEAR.(上)(下)(NC-17 car play)




02. 昊星


- Into the flames (01)(NC-17)


- Into the flames(02)(NC-17)


Dollhouse(PG)(上)(下)


Deja Vu(年龄操作,PWP)(上)(中)(下)




03.辰星


Life(G)


Life 2.0(外一篇)(G)


Miss Curiosity(PWP,单向性转)(上)(中)(下)






PS. 这样就正式退圈了,谢谢大家的照顾。希望下个圈不要再见了,因为一般我在产粮这个圈就要么冷要么逆要么冷逆,祝各位都满坑满谷,年年丰收。不要再来南极玩啦